新聞中心

News

全國公立醫院將徹底告別“以藥補醫”時代

來源:本站發布時間:2017年04月13日點擊數:

近日,國家衛生計生委體改司公立醫院改革處處長甘戈表示,今年全國公立醫院將徹底告別“以藥補醫”時代,“具有重大歷史意義”。

甘戈表示,公立醫院綜合改革是深化醫改的“重頭戲”和“主戰場”,公立醫院改革的推進,采取的是“分步走”的策略,縣級公立醫院改革2015年已全面推開,城市公立醫院改革在2010年啟動了第一批17個試點城市的工作,2014年增加了17個城市,2015年擴大到100個城市,2016年擴大到了200個城市,覆蓋了全國近三分之二的地級以上城市,形成了區域聯動改革的良好局面。今年,全國剩下的138個地市都要推開改革,實現全覆蓋。

國家將出臺現代醫院管理制度指導意見

甘戈表示,6年以來,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各地、各部門對公立醫院綜合改革重視程度更高,共識更多,推進力度更大,改革取得了“兩升三降”的顯著成效。“兩升”指的是公立醫院財政補助收入占總支出的比例上升,人員支出占業務支出的比例上升;“三降”指的是醫藥費用增幅下降,藥占比下降,居民個人衛生支出占衛生總費用的比重下降。

甘戈表示,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重點是要推進兩項工作:一項是破除“以藥補醫”機制,建立維護公益性、調動積極性、保障可持續的運行新機制。今年,全國所有公立醫院都要實行藥品零差率銷售,建立科學的補償機制,實現新舊機制的平穩轉換,回歸公益性。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的核心是讓他們能夠得到陽光體面的收入、充分的職業發展空間和安全的職業環境。據悉,今年,國家將開展薪酬制度改革試點,重點是落實“兩個允許”,也就是允許醫療衛生機構突破現行事業單位工資調控水平,允許醫療服務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規定提取各項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員的獎勵。保障可持續主要就是確保財政投入的可持續、醫保基金的可持續。另一項是建立決策、執行、監督相互協調、相互制衡、相互促進的管理體制和治理機制。推行管辦分開、政事分開,推進公立醫院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立權責清晰、管理科學、治理完善、運行高效、監督有力的內部管理和外部治理機制。

“今年,國家將出臺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的指導意見。”甘戈說。

讓醫務人員靠技術靠服務吃飯

甘戈表示,取消藥品加成,將公立醫院補償由服務收費、藥品加成收入和政府補助3個渠道改為服務收費和政府補助兩個渠道。一方面要加大政府投入,另一方面要調整醫療服務價格,使公立醫院通過醫療服務獲得合理收入。

甘戈表示,公立醫院改革是典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核心是要實現“騰籠換鳥”。按照“騰空間、調結構、保銜接”的路徑,把握好改革的步驟與節奏。“首先,通過取消藥品加成,擠壓藥品、耗材生產流通使用環節的水分和規范診療行為等,為調整醫療服務價格騰出空間。”

“其次,騰出來的空間馬上用于調整醫療服務價格,調價的原則是‘總量控制、結構調整、有升有降、逐步到位’,把藥品、醫用耗材和大型醫用設備檢查檢驗等價格降下去,把手術、診療、護理等服務項目的價格提上來,體現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優化醫院收入結構。簡單地說,就是要讓醫務人員靠技術靠服務吃飯,而不是靠開藥、開檢查單增加收入。”

“第三,在這個‘騰籠換鳥’的過程中,醫保支付和財政補助政策要同步到位、無縫對接,確保群眾負擔總體不增加。”甘戈說。

“補償機制改革是一組措施,打的是‘組合拳’。取消藥品加成、降低藥品、耗材價格、提高勞務價格是補償機制改革的第一步,接下來應加大力度同步推進以病種付費為主的醫保支付方式改革,目的是改變公立醫院目前做大收入的運行模式,同時,財政補助與醫院的功能定位和服務績效掛鉤,再配套臨床路徑、兩票制、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等措施,激勵了公立醫院在不斷改善服務質量的同時,主動控制成本。一方面,不合理的醫療費用得到了控制,醫保資金進一步得到有效利用,有助于減輕居民看病的經濟負擔;另一方面,實現了保證醫療服務質量、控制醫療成本和調動醫生積極性的改革目標。”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醫學部主任助理吳明教授說。

基層就診可獲得更高比例醫保補償

吳明表示,近期的政策一直在提推進醫療、醫保、醫藥聯動改革,簡稱“三醫”聯動。其中,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是核心,是撬動公立醫院改革的杠桿,主要的措施是對于住院實施臨床路徑下按病種付費,對于門診探索按人頭預付,引導醫院在保質量的前提下主動控制成本;壓低藥品耗材價格是關鍵,為醫院進一步控制成本創造了條件,也為提高技術勞務價格騰出了空間;“醫保”和“醫藥”方面的改革促使公立醫院運行模式的改變,結合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目的是在規范醫療行為的同時調動醫生積極性。此外,通過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有助于推動各級公立醫院和基層衛生機構形成利益共同體、責任共同體、發展共同體,使既往的無序競爭變為有序協同、推進“上下”聯動。

“同時,對不同層級醫療機構實施差別化醫保報銷比例,在基層就診可以獲得更高比例的醫保補償,在基層就診醫療費用的補償比例高于在大醫院就診,擴大基層醫保報銷的藥物目錄,對于在上級醫院已經確診、明確了治療方案、長期服用同一類藥物的患者,所需要的藥物都可以在基層衛生機構拿到。目的是引導和吸引患常見病、普通病的患者更多地利用基層服務,緩解大醫院看病擁擠的問題,還可方便居民看病,減輕經濟負擔,使醫療資源得到更有效的利用。”吳明說。

“考慮到醫生工作的技術性、專業性強,工作難度較大、時間長、強度大,工作責任重、職業風險高且要終身學習等,在收入分配上應該允許突破事業單位現行的工資調控水平。可以通過市場來體現,如果這個行業的吸引力不大了,優秀人才都不愿意學醫了、不愿意做醫生了,說明薪酬水平沒有體現醫務人員的勞務價值。因此,在醫務人員的薪酬分配上應該逐步納入市場因素。”吳明說。

文本標簽:

格斗之魂彩金 火红怎么赚钱快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做弊 曾道长二肖中特网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 保定易百事赚钱吗 gtav全福银行赚钱 河南11选5开奖信息 今日头条具体怎么赚钱 湖北新快3走势图 大乐透60走势 极速快3大小单双网站 微赚钱怎么不收手续费吗 福建25选5开奖结果 不打工干什么能立马赚钱 中医针灸怎么赚钱 正版彩票软件网